一生一世一双人

查看全文

愁……

查看全文

【法海vs青蛇】不渡

夜半,梆子声声响。

黑夜里,有风起于香客脚下,一路行色匆匆的奔到佛堂,甫一到宝殿外,便听那人急忙慌的开了口:

“小师父,西边儿宁王府的二夫人又撞客了,请您过去瞧瞧。”

木鱼清音不断。香客提着灯问话,忍不住多瞅了那年轻师父一眼。

但瞧那小师父素白袈裟裹身,如刻的眉目偏生淡漠又清冷。指尖一拨,便将手中的佛珠转过一颗。而那梵音亦随着这一拨,自他口中泠然飘出,声声扣人心弦。

也不知是生了怎样的变故,非叫这样眉清目秀的一个公子入了空门,断了尘缘。

香客这样想着。一边想,一边将身子又向大殿里探了探,小心翼翼的唤了句,“师父?”

梵音应声而止。盘坐在蒲团之上的年轻师父突然收了佛珠,双目缓缓睁开...

查看全文

我的妈,差点弄丢这个账号

查看全文

北伪1314(二十五)

梁经纶人在学校,何老让他过来,借点资料书回去。

燕山大学图书馆较大,新旧馆藏分的开,梁经纶为了基本经济学资料翻了大半个图书馆,直到下午才找对了一本。

“梁先生在找什么?”谢木兰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,麻花辫搭在肩头,蹦蹦跳跳的站在了梁经纶面前笑了起来,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梁经纶有点纳闷,架子上的书还卡在书立的位置,他愣了楞,推着眼镜问谢木兰,“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

“这儿是燕山大学图书馆,我是燕山大学的学生,找到这儿不是正常的吗?”谢木兰扬起小脸,目不转睛的看了会儿梁经纶,但见他仍满面疑云,谢木兰这才笑着看向身后,“好啦,不逗你了,是有人要找你。”

她说着,转身站在了那人...

查看全文

北伪1314(甜饼小剧场)

岁末的时候,北平下了隆冬里的第一场雪。

阿诚一身风衣小皮鞋,站在灶台前炒起了菜。

“一点儿活都不干,生等着吃现成的!”

他嘴里嘟嘟囔囔的是埋怨,动作却是习惯性的利索。

“哎呀,计较这个作什么?”明楼坐在饭桌前,一双手捧着报纸看的喜气洋洋,小青菜的香味在鼻尖萦绕,他不动声色的嗅了嗅,而后乐呵呵的说了句,“了不起,明天我做给你吃嘛。”

“千万别!”端着小面,阿诚围着围裙再次走到了明楼面前,一双手毕恭毕敬的放下了盛着面的碗,随后便解了围裙,顺着边儿坐在了明楼身边。

旧岁的时候,明台还在。虽然多年不曾同桌,但几人心意想通,倒也将年过的似个团团圆圆。

如今信岁悄然而至,明台不在,大姐亦然。...

查看全文
2018-06-28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天天屏蔽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查看全文

反正我今年一定要把楼诚的这个完结了(握拳!)

查看全文

恭喜自己,今天又离完结进了一步!
加油!
渣渣蹄!

查看全文

北纬1314(二十四)

北平警察局,徐铁英办公室。

墙上的时钟再次转过22点,徐铁英皱眉坐在电话机前等着......

连着三日了,令他寝食难安的除了那封牛皮文件里的内容,还有曾可达那一通催命的电话。

一日前

北平警察局,徐铁英办公室。

曾可达:“徐局长,国民政府如今政正值急存亡之秋,关于马汉山的这个案子徐局长还是要注意一下的,千万不要让人钻了空子。”

徐铁英:“曾督查放心,马汉山的案子徐某自然尽力,国民政府的事便是徐某的事!”

曾可达:“那就好,时间紧迫,还望徐局长抓紧时间啊!”

曾可达绝不是一个闲话家常,好心提醒他的人,这番话若不是上面给了指示......

徐铁英越想,一颗心便越是沉入寒潭,他抬头...

查看全文

今日份感叹:
我觉得会写肉文的都是大佬

© 浪蹄子 | Powered by LOFTER